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氣哭!七個哥哥和糙漢夫君都爭着寵我笔趣-第四十七章 奶上吊了閲讀

氣哭!七個哥哥和糙漢夫君都爭着寵我
小說推薦氣哭!七個哥哥和糙漢夫君都爭着寵我气哭!七个哥哥和糙汉夫君都争着宠我
只见小盆里的水竟然一点点结冰,变成了冰块。
同时,众人也分明感到周围的温度似乎低了一点,感觉有阵阴风似的。
宋甜甜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闹鬼了,怎么会结冰?”
宋添瑞隐隐猜到了是什么。
宋萌芽又冲宋添瑞道,“哥,把果茶拿来,让大家尝尝冰镇果茶。”
“好。”宋添瑞起身回家。
宋萌芽又跟沈殷山和龙凤胎解释道,“这个是硝石,遇到水会吸热,而且吸很多很多热,里面这盆的水自然就结冰了。”
这种化学原理,几个人听得云里雾里。
沈殷山一脸佩服,觉得宋萌芽怎么什么都知道,真的很厉害。
宋甜甜更是当场开始了彩虹屁事业,“好厉害,我姐太厉害了。”
宋添书点了点头,要是他也懂得这么多就好了。
很快,宋添瑞端了几碗果茶出来,宋萌芽又把小盆里的冰砸碎了,扔进碗里。
“快尝尝,你们可是大哥的第一批顾客。”宋萌芽说着自己先端起了一碗。
沈殷山拿起一碗,有些狐疑的喝了一口,瞬间感觉整个身子都畅快起来了。
果茶微酸带甜,冰凉爽口,此时正是中午,喝一口简直浑身顺畅,整个人都感觉舒服多了。
宋添书和宋甜甜更是爱不释口,一口一口很快就咕咚完了一碗。
“不能再喝了。”宋萌芽就知道这办法行,“每天每人只能喝一碗,喝多了胃要不舒服。”
“好吧。”两小只不情不愿,两双大眼睛还巴巴的去看别人的碗。
“这东西绝对会卖的很好。”沈殷山肯定的说道。
天降贤淑男
接着,宋添瑞又把剩下的果茶和冰弄好了,送给后面的工人们喝。
他们干了一天的活,喝到这么清爽可口的东西,一个个全都赞不绝口,还问宋添瑞打算卖多少钱。
“十文。”宋添瑞如实说道。
众人一听都有些惊讶,这么贵?会有人买吗?
反正他们不会买,十文钱他们能买好几个肉包子呢。
天才收藏家 小说
宋添瑞见状有些担心,可是如果再便宜,都不够每天折腾呢。
宋萌芽在一边安慰他,“放心吧,天气越来越热,镇子里肯定会有不少人买。”
“恩。”宋添瑞点了点头,暂时把忧虑放到一边,安心准备第一次出摊需要的东西。
很快又到了快吃午饭的时候,此时宋老三家最热闹,送菜的人来了好几波,一边交菜一边拿银子。
大家都会趁机跟李秀珍寒暄几句,想结交一下。
众人正热闹的说话时,忽然听见一声鬼哭狼嚎似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我奶上吊了。”
一瞬间,院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全都看向门口。
宋白莲喊了一路,嗓子都冒烟了,但还是强撑着说道,“三叔,不好了,奶……上吊了。”
宋老三一个站不稳,身子向后倒去。
宋萌芽看见了,吓的微张开嘴巴,此时宋老三背后没人,肯定要摔倒墙上了。
她刚想跑上前,就见一道影闪过,沈殷山及时扶住了宋老三。
“爹,你没事儿吧?”宋萌芽冲沈殷山感激的点了点头。
宋老三怔怔的没说话,整个人傻了一样。
院子里的人都看着宋老三,一个个都神色有些不自然。
宋白莲控诉起来,“三叔,你说你那天为什么说那些绝情的话伤奶的心,她那么大岁数亲自上门给你道歉,病了也不忍心给你添麻烦,你却要跟她断绝关系,这不是要逼死她吗?”
她一句话将所有的不是都推到宋老三身上了。
宋老三又有些站不稳,却完全没有心情去反驳什么,他真的把自己的娘气死了?
宋萌芽却听不下去了,这件事不用算,就知道是假的。
宋老太和宋白莲简直丧心病狂,就不想让他们有好日子过。
她今天,非得让他们颜面丢尽!
宋萌芽一步走出来,冲着院子里的众人大声道,“今儿大家都在,有些事儿正好说个明白。”
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第一神猫
宋白莲却不让她开口,“萌芽,还有什么可说的?奶上吊了,要死了,你们还不跟我回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快走吧!”
“慢着!”宋萌芽冷喝一声,“咱们这些人腿脚慢,我们不如找个腿脚快的先去看看,咱们随后就到。”
沈殷山和朱运生立刻主动站了出来,“我去。”
“谢谢二位哥哥。”宋萌芽冲两人点了点头。
宋白莲脸色瞬间就白了,她不敢拦沈殷山和朱运生,但是她的腿脚怎么快的过他俩?
她跟宋老太说好了,等家门口,她就大喊一声报信,然后宋老太再将脖子吊上,等他们进去救人,她肯定没事儿。
可现在,怎么办?
宋白莲看着沈殷山和朱运生已经跑出去好远,心如死灰。
“走呀。”宋萌芽冷笑一声,“姐不着急回去救人了吗?”
她又回头招呼所有人,“各位乡亲父老,就麻烦跟我们走一趟,看看我奶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是我们家不孝不敬将她逼死,还是另有隐情?”
众人本就八卦,立刻点头同意。
宋白莲脸色更难看,脚下灌了铅似的,一步也走不动。
此时,宋老三也看明白了,又是演戏,他简直气到了极点。
他见李秀珍也要跟着去,一把将人拉住,“不用去了,他们不怕丢人,就让萌芽陪他们闹吧,我不想再看见他们。”
这一次,他是彻彻底底对宋老太死了心。
宋萌芽和龙凤胎带着一种乡亲,几乎是压着宋白莲回了老宋家。
一众人一进门,就见宋老太垂头丧气的坐在炕沿上,房梁上确实挂了绳子,底下还有板凳呢。
沈殷山和朱运生站在一边。
朱运生笑了笑,“太有意思了,老太太上吊之前,在这儿偷吃猪蹄呢。”
他这么一说,众人可不是瞧见炕上放着半盘猪蹄子,有一块似乎啃了一半丢在那。
“噗!”众人忍不住笑。
宋白莲却气得够呛,那是她爹娘送来给她补身子的,奶竟然趁她不在偷吃,真是为老不尊。
可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她只能挤出眼泪扑到宋老太身上,“奶,你可不能想不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