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原始人神巫笔趣-第145章 它竟然被大鬆殺

我成了原始人神巫
小說推薦我成了原始人神巫我成了原始人神巫
食物的供给,今天应该是没有问题,而明天估计也就够呛。
王后当上首领以后,本来还再问一些父亲的事情,而此时小女神巫,先开口说着
吃!
苏黑看这个小女神巫的状态,很可能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才出现这个情况的。而具体的是不是亲人离世原因引起来的,需要以后再看。
而王后看着她的妹妹也开始说吃东西,而再想了一下,那几个母系部落的女狩猎者们的身上并没有带回来任何食物。
苏黑又拍了几下王后,对她说一些事情,现在这个情况,说什么都是徒劳。最重要的就是赶紧,将带来的食物分发给大家。
看着这些族人的状态,要不是我们身上有足够的武器,而且再看看飞鱼这家伙,还有剩下的这几位狩猎者,都不好惹。
要不然,后果就不能想象了。
王后听到这里,也不知道是因为找到了母系部落而高兴,还是因为如此衰落而内心伤感。亲人的离世,让她的大脑无法正常的思考。
“首领,我们先分发食物吧,等一会再说其他的事情。您看呢?”王后对着旁边的苏大黑说着。
首领苏大黑,赶紧说道:“没事的,你看具体情况吧。说别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听,没有袭击我们,都已经很善良啦。”
而再看这些族人,握紧着拳头,而手中并没有任何类似于木矛的武器。除了守卫者拿着木矛,再站岗。剩下的人,都将木矛放在一个位置。
能够忍到这种情况,已经很厉害。
得到二人的点头,飞鱼他们几人,本来想要直接送过去。而旁边的小神巫马上进行了制止。
并且说这个时候,一定要用石刀割好,分下去。而不能直接给他们,这样会引起哄抢,而出现更可怕的事情。
独眼对着飞鱼说道:“你暂时扛着,我用石刀给他们分。”
首领苏大黑在分发肉的时候,先劈下来一块,够他们自己吃的量。将剩下的肉全部给了母系部落的族人们。留下一只鸭子,另一只递给了母系部落的狩猎者们。
苏黑本来还想先加热,而此时的他们也饿的受不了,最主要是在沼泽地消耗的力量太多,大家一放松下来,全身的疲惫感立马就显现出来。
“小神巫,这母系部落怎么办?”小呆瓜手里撕下一块鸭皮,刚说完话就快速送到了嘴里。嘴角的油都冒了几下。
独眼本来还想去将火燃起来,当站起来的时候,被小神巫直接叫住,让他赶紧吃肉,补充力量。还有就是多汁液的果子补充水分。
他也不明白什么意思?正想问的时候,小呆瓜轻声地说道:“赶紧吃了,这母系部落,饭后就带回去。”
小呆瓜一脸疑问,说道:“去哪里?他们也不一定会听我们的劝说离开啊。”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见母系部落的人,有人喊:“我们的副首领回来啦。”
这个副首领,身上的枯草,都已经浸染了很多血,而身上的血迹也很多。手中的木矛已经断裂。
王后一看到这个首领,只见两人先是停顿了一下,只见他张开了双臂。而王后竟然哭着奔向了他。
而首领苏大黑也站了起来,随行的几人也跟着站起来。而母系部落的人,也拿着肉看着这场景。
副首领用手抚摸着王后的头发,而她的眼泪也慢慢地变少。
而苏黑看着自己的父亲,并无任何反应。而再加上刚才母系部落人叫他副首领,这人就是王后的哥哥,也就是他的舅舅。
“父亲,真的死了吗?大哥。”王后哭腔着问道。
“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人,其他的亲人都被剑齿虎杀死。”副首领望着不远处还在慢慢吃东西的小女神巫。
两人分开后,走向苏黑这里。
首领苏大黑向前走了几步,和副首领抱在一起。左边抱了三下,右边抱了三下,再碰了碰脑袋。
“妹夫好久不见,没想打竟然用这样的方式见面。”副首领的血迹,也掩盖不住无奈之情。
“大松哥,您别这么说,是我没有照顾好月儿。”首领苏大黑赶紧慢慢地说道。
二人又说了几句,先介绍了一下他的两个儿子,还有自己的一些族人。
大松听完后,又说了几句,就赶紧回母系部落的族人们那里。只听见他大声的说道:“首领已经安葬,那只剑齿虎已经被我杀死啦。”
只听见那六指,喊道:“为什么不把那只剑齿虎带回来呢?”
大松大声说道:“实在是太远了,就地舍弃啦。”
在人群中的六指并没有想要放弃的意思,又问道:“你将它杀死到哪里了。怎么确定是它呢?”
大松又说道:“是杀死在坡地上面,而但是这只剑齿虎已经受了很重的伤,身上也被抓伤。而剑齿虎的脸上还有一个疤痕。像是被什么东西划伤的。”
听到这个时候,苏黑听算是明白了。当时去松树林的时候,那只领头剑齿虎竟然被这么杀人的。
“小神巫,是那只领头剑齿虎吧?就是那个脸上被石矛划了的那只?”小呆瓜急切的问道,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此时的苏黑还在回想当时场景,而那领头剑齿虎脖子下面的那个咬痕?不过当时没有太在意,那应该是被咬后,又被折断了石矛捅了。
苏黑赶紧向前问了一下大松:“那个断了的上半截木矛呢?”
大松回头看着这个小男孩,慢慢地说道:“母系部落是天葬,而那半截我放在了父亲的身上,而他现在已经被吃完了吧。”
苏黑听到这里,也有点惊讶,随后恢复了平静,对着母系部落的人喊道:“我是我们族的神巫,我可以证明,你们的副首领说的是事实。”
六指听到后,轻蔑一笑,还要说什么的时候。
对你上头了
首领带着本族的其他人,也走到大松的旁边说道:“我们都可以证明,他的说的都是事实。我们见过那只死了的领头剑齿虎。”
本来大松以为这小男孩说的是谎话而已,只是安抚自己的母系部落的族人。而此时这么多的人都出来证明,他惊讶之余,更多的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