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五百四十七章 客觀上對滅卻師的滅頂之災分享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面对宏江的质问,一心沉默不语。他能够说什么呢?想要快速结束这一切好像只能说‘我不在意’,但这种话哪怕是想他也不愿去想。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他能选择逃避的路都被眼前站着的这个年轻人给堵死了。也因此,即使宏江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但对在场的人来说,这已经是最有力的答复了。
“如果我是一心伯父的话,是绝不会接受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果的, 但他……”
夜一视线一转停留在沉默着的一心身上:“能沉寂这么久,要么说明他不敢去调查黑崎真咲死亡背后的原因,要么是他已经得到答案了。”
“我更倾向于后者。”宏江接过话来,“而无论是通过怎样的途径调查,他应该已经知道了那个答案。”
“可是他却没有任何行动。”夜一接着说道,她的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宏江从开始到现在一共说了两件事,最主要的当然是百年前十番队全灭的惨剧, 黑崎真咲死亡虽然蹊跷,但却更容易让人忽略。
两件事单拎出任何一件都让人没有头绪,可都提一遍却让人不由自主地将其联系起来。
严格来说,这两件事无论从时间还是地点都相差甚远,所造成的影响更是一个天一个地,后者甚至草率点作为意外来看都可行。
除了两件事的亲历者都有一心,以及他对外所表现的态度都出乎意料的冷漠外,两件事几乎就没有任何共同点了。
当然,这都是从客观的角度来说。要是站在一心自身的视角的话,两件事无疑都是对他而言极为重大的事件,这也是二者第三个隐藏的共同点。
“一个是自己率领的部下们,一个是自己深爱的妻子,二者的毁灭对人的打击程度或许不同,但应该都极其重要才对。”
宏江两手平摊放在身前,好像是站在一心的角度去衡量十番队全灭,以及黑崎真咲的死两件事孰轻孰重一样。
“偏偏如此重要的两件事,站在我们这些外人的角度, 一心伯父都表现得过于平静和冷漠,这实在是不寻常。”
宏江说着, 双手靠拢合在一起, “这也让我开始有了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来看的想法,并开始有了一个猜测。”
“全灭十番队的凶手,和造成黑崎真咲死亡的原因,如果两者的答案其实是同一个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答案让我很惊喜,那就是身为知晓这一切的一心伯父不会向外透露一点所知的信息,就和现在一样。”
宏江自问自答着,嘴上虽然说着惊喜,但看他那毫无表情有些阴沉的脸,让人丝毫读不出有惊喜的感觉。
夜一咬了咬牙,事情到了这一步,在场的也都不是愚笨之人,自然明白如果这两件事背后的真相视为一个的话,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起初她以为一心不再旧事重提,放弃洗刷自身污名,一是因为这其中难度实在太大,毕竟真凶当时并没有留下太多能调查的线索,只凭一张嘴根本无法证明什么。二则是因为黑崎真咲的原因,对方灭却师的身份也实在不好暴露在瀞灵廷的目光下。
这两个因素都能让死里逃生的一心做出留在现世,抛下过去的决定,而且不全是虚假的。
或者说, 在黑崎真咲死之前,这两个原因应该就是一心留在现世的主要因素,但随着黑崎真咲的死,这一切都变味了。
就像宏江所说的,一心或许有一千一万个原因去躲避瀞灵廷,从而放弃对当初十番队全灭进行调查,但他绝对没有理由忽略黑崎真咲蹊跷的死亡。
但现实就是,对夜一、浦原还有宏江来说,从他们的角度一心就是放弃追查黑崎真咲死亡背后的原因了,这实在是不正常。
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不借助她和浦原力量的前提下,一心自己就已经调查出了妻子死亡的真相。
那另一个问题又随之而出现了,他为何没有行动?
要照顾一护兄妹三人?这或许是个借口,但不会是他完全放下的理由。
这样一想,一心独自调查出了真相,但又不愿或者不能告知夜一和浦原可以说是唯一的解释了。
而究竟是怎样的真相连已经脱离了瀞灵廷的夜一和浦原都不能知道,或者说,怎样的真相在一心看来会让这两人重新和瀞灵廷去合作?
猫咪狐狸闯天下
百年前十番队被覆灭的真相,在一心身上除此以外已经没有任何答案了。
害死妻子的人和倾覆十番队的都是灭却师,这是一心根本无法独自去报复的对象,想要有所行动就要借助瀞灵廷的力量。
可一旦借助了瀞灵廷的力量,对灭却师而言可能又是一场灭顶之灾,因为不想看到这一幕的发生,恐怕才是一心对两件事都闭口不谈的真正原因。
虽然以上都是宏江的猜想,可透过一心近乎默认的态度,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证明了。
“所以,这就是你不愿信任我们的原因吗,一心伯父?害怕我们会再一次地滥杀无辜?”
夜一心里不由得有些愤怒,或许他们都曾经手染鲜血,但时间在变人也在变,如果坦诚相待双方未必不能达成和解。
仅仅因为过去就直接作出选择,那为当初之事付出过代价的海燕等人、为要做出改变选择出走虚圈的宏江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
一心的善良或许无法否认,但对他们来说,他却并非是一个好的长辈。
夜一还想问些什么,还想说些什么,但真正要说的时候,大脑里却已经是一片空白,只有紧攥着的拳头能够说明她内心的不满。
尊贵庶女
宏江见她这个样子,刚要出声解释些什么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抢在了他前头。
只见浦原一手扶着下巴,仿佛自言自语道:“我想你应该是有些误会一心伯父了,这并非是主观上的害怕,而是客观上一旦将他所知道的透露给我们,我们再和宏江商谈的话。”
“那对灭却师来说就肯定又是一场灭顶之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