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笔趣-一百二十三章 擺出女主人的架勢!看書

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
小說推薦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
周子扬比江悦晚两天开学,第一天周子扬没有找江悦出来住,而是让她在宿舍里和学生们打好关系,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去找她。
早上九点的时候,M4已经平稳的停在了艺术院校女生宿舍的门口,江悦从窗户口看到周子扬以后满心欢喜的跑下来,直接抱住了周子扬两人一通热吻。
“这么早就过来了?”江悦开心的问。
“想你了。”周子扬搂着江悦的小腰说。
江悦听了这话很开心, 笑着伸出食指在周子扬的胸膛上滑了滑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去我家。”
氣 運
“啊?”
周子扬拉着江悦的手上车,两人离开,路上周子扬把情况和江悦说了一下,他说自己炒股赚了五百多万,然后买了辆车,买了套房, 现在带你去看看。
“你炒股这么赚钱?”江悦颇为惊讶在副驾驶上照着镜子,今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小吊带,一件深色的牛仔短裤, 一双大长腿翘在副驾驶上。
听了周子扬的话江悦有些不敢相信,她神秘兮兮的问周子扬:“老公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公公帮你的,你和我说,我不告诉别人。”
“说的什么屁话,他还不知道呢。”周子扬一巴掌拍在江悦的腿上不屑的说。
“他不知道?”
周子扬一边开车一边说:“国家的经济形势在这里,只要多看点书,这些股票走势很容易分析出来的。”
说着,周子扬随便从后座拿了一本最近刚买的证券类书籍,让江悦看。
“随便问。”
“啊?”
“让你随便问。”
于是江悦试着问了一段,周子扬却是直接接着背了出来,并且说的头头是道, 从国际经济形势,再到国内的经济形势,然后再举了个例子, 说在新闻上看到一艘轮船在太平洋里翻船了, 里面全是进口的汽车,这些都是已经有买家的汽车, 一旦翻船了,那么车厂肯定要重新制造,汽车的价格不会上涨,但是原材料会上涨,这个时候只要梭哈买进原材料的股票就能赚钱。
周子扬说着这些事情偶尔还夹杂了几个专业术语,要是忽悠别人肯定不够,但是忽悠江悦这个傻妞还是足够的。
江悦听了以后只觉得眼中冒出崇拜的目光:“老公!你好厉害啊!那我们岂不是要发财了!”
“注意措辞,是我要发财了,不是你要发财了。”周子扬回答。
“啊,不管,就是我们!”江悦说着,往周子扬的怀里钻。
“别闹,开车呢!”
等周子扬带江悦来到自己买的房子里以后,江悦是彻底服气周子扬了,她一直想着坑自己爸爸一笔,让江大海帮她和周子扬买一套房子,却没想到刚到金陵,周子扬就已经买了房子,那岂不是可以立刻开始二人世界?
“这, 这真是我们的房子?”江悦问。
“是我的房子。”
“你讨厌!”
江悦说着就率先跑了进去,招呼着周子扬赶紧开门,周子扬笑着,还没有开门,这个时候门自动打开了。
胡淑彤探出小脑袋:“呀,悦悦,你来啦?”
“???”看到胡淑彤原本满心欢喜的江悦这个时候却是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她总觉得怪。
尤其是看到胡淑彤的装扮,江悦怎么想,怎么觉得怪怪的。
高中的英语老师,怎么会在自己男朋友家出现?
而且还特别慵懒的像是刚睡醒的样子,穿着一件白T恤,露着一双大长腿?
白T恤都透光了,可以看见里面黑色的蕾丝罩罩?
“欢迎呀!”胡淑彤还是一脸可爱。
而江悦却是冷冷的说:“你怎么在这里?”
这一句话把胡淑彤说的一愣。
跟在后面的周子扬过来解释说胡老师在金陵找工作,便安排在这里住下,反正里面空的屋子多。
话是这么说,可是还是感觉怪。
“我上楼慢慢和你说吧,胡老师,帮我们煮点粥。”周子扬拉着江悦的手上楼。
“嗯,”胡淑彤感觉江悦对自己有敌意,便开始有些小心翼翼,老老实实的去厨房煮粥,那一双葱白的玉腿,还有一摆一摆的T恤下摆。
从后面看,可以看的很清楚胡淑彤里面的黑色罩罩。
这不免让江悦多想,尽管被周子扬拉上了楼,两人小别胜新婚,江悦急不急周子扬不知道,反正周子扬是急了,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孩憋了半个月,肯定是什么都不管,直接吻到了一起,什么都不想,上来就准备扒江悦的短裤。
江悦本来一肚子的气,但是别周子扬这么一亲,立刻身子发软,哼哼唧唧的被周子扬按到了床上。
“我把门关上。”周子扬说。
“关什么门啊,哪有在自己家还关门的。”江悦直接吧周子扬揪了回来,用大长腿箍住了周子扬的腰,拽着周子扬的衣领道:“吻我。”
在下面煮粥的胡淑彤想到刚才江悦看到自己的眼神,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江悦的敌意,突然想到自己这么住在周子扬家是有点说不过去,江悦不来还好,江悦来了以后,性质就不一样了。
如果没有江悦该多好。
在那边煮粥的胡淑彤不免想到,只是她还没有多想,一声又又一声哼哼唧唧的声音就从楼上传了过来,夹杂着江悦叫好老公好哥哥的声音。
甚至叫了好爸爸。
这一声又一声的让胡淑彤没由来的面红耳赤,甚至忍不住夹了夹衣摆下的长腿,声音持续了好久,胡淑彤不由红着脸想到,周子扬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好吧,虽然周子扬看起来蛮强壮的,但是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不过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姑奶奶都二十五岁了,都离过一次婚了,都没有体验过男人的滋味,你个小丫头片子在那边体验不说,还故意叫的这么大声气自己是吧?
信不信姑奶奶把你男朋友夺过来。
想到周子扬那棱角分明的脸庞,突然的胡淑彤有些情不自禁。
不行!
胡淑彤你在想什么呀,子扬可是你的学生,你怎么可以想到这个!
楼上的声音才刚刚挺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始了,胡淑彤咬着小嘴唇在那边煮粥,差点气死。
等胡淑彤做好饭的时候差不多也是中午了,整整两个小时,周子扬和江悦愣是没有下来。
谷楊
两人也不是说真的饿死鬼投胎吃不饱了,就是搂在一起聊聊天也是好的,周子扬是舒服了,积聚了半个月全部释放了出来,满足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江悦瞧着周子扬的模样,忍不住撇嘴,她已经穿上了小吊带,随便的披了一件周子扬的大T恤在身上,只露出一截的长腿。
见周子扬躺在那里,很不客气的伸出大长腿踹了踹周子扬的小肚子:“嗳,和我解释一下,楼下那女人打算怎么解决的?”
涂着红指甲油的小脚就这么放在自己小肚子上面,浑圆天成的翘着。
周子扬伸手把她移开道:“别乱踢,带着臭味呢!”
“哪里臭啊,我洗过澡来的,不信你闻!”江悦听了这话就不开心的,把脚伸到周子扬的嘴边。
周子扬直接把江悦的脚掰开,让她别闹。
两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又闹了起来,后面周子扬一个擒拿手把江悦压在了床上。
“啊,疼,别,别,”
“知道错了没?”
“知道了,好老公,我错了。”
周子扬这才放开江悦,在她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说:“劈个叉给我看。”
“哼!”江悦不满的揉了揉自己的小屁股。
她顶着一头的粉发,在床上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
江悦问周子扬到底打算怎么处理的。
周子扬之前和江悦说过胡淑彤的情况,周子扬说:“她是我的老师啊,现在露宿街头,也被学校开除了,我总不能不管她吧。”
“问题是她还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臊货”江悦最终还是红着脸说了出来。
“怎么说话呢?”
“本来就是嘛!”江悦噘着嘴,她说的是事实,她说有些事情你们男人不知道,但是我们女人一看就能看出来。
“哎哟,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变成女人了?”周子扬奚落的说。
“哎呀,走开,人家和你说正事呢。”
周子扬很认真的说自己对胡淑彤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江悦就是不同意胡淑彤待在这个家里,她总感觉周子扬和胡淑彤待在一起会出事的。
周子扬苦笑道:“她比我们大七岁,又是我们的老师,怎么会出事呢?”
“那你说她不在这里,她能在哪里?”周子扬说。
江悦嘟着嘴不说话,周子扬揉了揉她的小粉毛说:“好了,乖一点,听话,再说,也不是我孤男寡女的,不是还有你么,难不成你不和我住在去。”
“话是这么说,可是总感觉怪怪的。”江悦说。
“你刚才宣誓主权也宣誓够了吧?”周子扬说。
江悦脸红,不肯承认:“什么呀?”
仙道空间 小说
“好了,乖一点,你忘了么,老公可是喜欢乖一点的女孩。”周子扬揉着江悦的脑袋说。
江悦此时还是一字马的趴在床上么,听了周子扬的话,立刻撒娇的抱着周子扬说:“悦悦最乖啦,悦悦要爸爸抱抱!”
周子扬轻笑着,又亲了江悦两下。
葫蘆老仙 小說
后面中午的时候一起吃饭,不得不说胡淑彤的手艺还是可以的,什么菜都会做一点,还给周子扬煲了一碗的鸡汤。
江悦在吃了胡淑彤做的饭以后,改变了看法,心想找个保姆在家似乎也不错,但是这个保姆也太年轻了吧?
趁着下午的时候,周子扬去盯盘赚钱了。
胡淑彤在那边打扫卫生,江悦叫住了胡淑彤:“胡老师,您现在有时间吗?”
“啊?”胡淑彤眨了眨眼睛,笑着问:“悦悦啊,你有什么事?”
“我有点事情想单独和您谈一下。”江悦慎重的说。
胡淑彤想了想,说:“嗯,你说。”
于是两人到了二楼的露台,露台被周子扬买了一套桌椅,没事的时候可以过来晒太阳喝茶。
胡淑彤专门泡了一杯茶,给江悦倒好,问江悦:“悦悦,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胡老师,子扬是您的学生,估计有些话不好和您说,但是我是子扬的女朋友,我就有些冒昧了,希望您谅解。”江悦道。
胡淑彤瞧着江悦那牙尖嘴利的样子,心想现在的孩子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这还没结婚就端起了女主人的架子了。
“你说吧。”
“您是子扬的老师不假,但是我觉得吧,当老师也有个当老师的样子,哪有说老师天天不穿裤子在学生面前晃荡的,子扬这么年轻,肯定会多想,所以我希望老师以后您在家里不要穿的这么随便。”江悦说。
“这个,是子扬和你说的么?”胡淑彤眨了眨眼睛,笑着问。
“?”
“子扬和你说我穿的随便了吗?还是说,他对我有了别的想法呢?”胡淑彤眨巴了一下眼睛问。
江悦楞了一下,随即皱着眉说:“您这是什么意思?”
胡淑彤微微一笑:“没有呀,我的意思是,我们师生的相处方式就是这个样子的呀,子扬比你想的要成熟一点,悦悦,你也不用专门来找我谈话哦,我和子扬只是单纯的师生关系。”
“?”
“而且,悦悦同学,你现在可只是子扬的女朋友呢,可不是老婆,老师给你个忠告,不要管的太多哦,不然,子扬不喜欢你了,可就麻烦咯。”说着,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江悦被气坏了:“胡老师!我把您当老师!”
“我可没当过你老师哦。”胡淑彤笑嘻嘻的,说完道:“好啦,不逗你了,悦悦,可能我穿衣方面真的有点问题吧,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一直是这么穿搭的,我觉得没什么啊,女孩子都爱美嘛,你不是也这样穿。”
“我,”江悦想说,我又没穿着这一身在别的男人面前到处晃荡。
但是她还没开口,胡淑彤就说:“别急呀,悦悦,老师和你说句真心话,子扬帮老师还了十万块钱,老师感激他,但是老师真的没想过你所想的那一方面,在老师眼里,你和子扬都是孩子,你想想,你会对小自己七岁的男孩感兴趣吗?”
江悦一想,妈的,小自己七岁的男孩子他妈十一岁?感兴趣就有鬼了!可是这他妈的逻辑不通啊!
可是胡淑彤却继续说:“所以呀,老师对子扬真的没兴趣,不过呢,你说的也对,老师以后会注意的,尽量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胡淑彤笑眯眯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