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修真門派掌門路討論-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定要回去展示

修真門派掌門路
小說推薦修真門派掌門路修真门派掌门路
楚无影默数着日子,将隐匿技能和影身天赋提升到极致,仿佛和身旁的树木融为一体。从他身处的密林边缘,目之所视的前方地势陡然开阔,树木逐渐矮小, 直至消失,然后无数各类各样的奇花异草在原野上平铺而开,去攀上远处那一座座高山的连绵峰顶,最远、最高的那座,便是此地化神古兽的五阶老巢。
实际上,自从和风息归土兽结伴,由醒狮谷南下,穿过蛮牛荒原, 来到这化神古兽蓝凤蝶,或者说蓝凤异蝶的领地后,近几十年除却修行,楚无影也一直在为结婴预做着准备。
蓝凤异蝶盘踞的山峰有五阶灵地,以之结婴,足够了。
楚无影没狂妄到打算单挑化神古兽,而是有一个长期拟定、完善的周密计划。
“应该快到又一个十二年之期了”
他做过杀手,素来喜欢独来独往,更不是个多话的人,但长时间远离人类世界也难免令他深觉孤独,现在经常将一些心理活动自言自语小声地说出来。
经过这些年来的潜心观察研究,他已大约掌握了蓝凤异蝶的行动规律。
那只从没和人类打过交道,又称霸此地不知多少万年的蓝凤异蝶没太大戒备心,也许是生活习性使然, 寻常年份, 它会在夏至之日左右迁徙, 大约是为了避暑,从五阶灵地峰顶移居到附近一个背坡阴凉的洞穴之中,秋分日左右再回,雷打不动。
那点时间对楚无影来说不够,人类修士结婴时必然会引动天地灵力,动静极大,耗时也不短,根本逃不过化神存在的感应,无论古兽、凶兽、灵兽,领地意识都极强,金丹对化神,这是场必输的赌博。
但蓝凤异蝶还有另一个习性,每间隔十二年,它会拖家带口迁徙到楚无影身后密林之中的一個地峡溪谷,那边另有处四阶顶级灵地,也是它的,极其遥远。
因为每隔十二年,蓝凤异蝶老巢周边将迎来最酷热的气候,而那处地峡溪谷的‘行宫’周边则会恰逢凉爽时节,又有一种蓝槐蕨花,准时盛开, 满山遍野,兰槐蕨的花蜜花粉, 应是蓝凤异蝶和它许多同类们极喜爱之物。
而这,才是楚无影等待许久的真正机会。
而今年的夏至,正是又该十二年一轮回之时。
按照经验,只要蓝凤异蝶还没动身,他就不能再往前一步了,一旦离开密林,进入前方的花海,便必定被为蓝凤异蝶‘看门’的一只蜂类元婴古兽发现,他百般尝试过,哪怕隐介藏形的手段再高明,也从未得手,反而
“该死的马蜂!”
楚无影抚上右肩,喃喃地咒骂了一句,那里有一道极严重的贯通伤所造成的老疤,正是十二年前拜前方那只蜂类元婴古兽所赐,他用尽毕生所学才得脱身,然后昏迷了足足三个月,性命差一点就交代了。
除了这处,他身体其他地方也伤痕累累,光是背上,就歪斜遍布着各种新老伤疤,现在携来衣物早已在一次次搏杀中毁坏殆尽,只能胡乱在身上围块兽皮蔽体。
不是他不想清修,随黑手元婴南下时,他可没预料到会就这么一直在远离人类世界的地方待到金丹圆满,结婴所需物事一概未备,只能频频出来冒险,按所修幽影幻道书上记载的有助结婴之物现找现制。
没办法,哪怕最强大的凶人和魔修鬼修,当年应无一位能侥幸逃出醒狮谷到蛮牛荒原,遑论再穿越蛮牛荒原抵达更南边的此地。
于是一位冷血无情的杀手,如今在炼丹炼器之道上,竟也被逼得粗通了
‘嘶嘶’
忽然,蓝凤异蝶老巢方向发出一种令人无比牙酸的低嘶之声,伴随着化神威压,遥遥传来。
“太好了!那蝴蝶还真准时!”
不会错!悠长的低嘶声中带着纯粹的荒古生机之气,若细细感受,甚至还能玄之又玄地感受到那只化神蝴蝶的欢欣情绪!
楚无影侧耳倾听了会儿,目光中也露出难以自抑的喜悦,身体瞬间弓起来,像一只敏捷狡诈的豹子,结婴机会就在眼前,如果这次错过,那又要等足十二年!
十二年啊!这与兽类作伴的荒蛮之地太难熬了!谁也不想一等就这么久!!
‘嘶嘶’
王者一动,周边所有元婴级别古兽、灵兽、凶兽统统随之而舞,比如最令他忌惮,叫不出准确名称的那只‘马蜂’,也扑棱起翅膀,发出类似的低嘶声,黄白相间的巨大身躯缓缓腾空,边用恐怖而诡异的复眼凝望向化神主人方向,边按照一个固定路线在空中规律地飞舞。
很快,所有低阶虫兽也跟着发出他们各不相同,又一致代表喜悦的吼叫,仿佛在互相唱和,那些木精花妖也尽可能地将主干枝体弯折,向老巢方向倒伏。
身旁大树也在哗啦啦的响,楚无影抬头,无数细絮花瓣,红的、绿的、粉的、紫的,全都随风卷向空中,此情此景,美丽绝伦。
然后,蓝凤异蝶所处峰顶上空,一对巨型的蓝色蝴蝶翅膀缓缓舒展
即使不止一次见识过,楚无影仍然被眼前奇景所震撼了,那种蓝,无比纯粹,完美无暇,它广博得像大海一般不知有多少万丈,又像蕴含了世间一切的道理,滋养了世间一切的生命,遮蔽了日月天地等世间一切所有
观之,便能令人杂念顿消,只想为之倾倒跪拜,心头只余喜悦
‘嘶嘶’
楚无影还能守得住心头一丝清明,其他无数生灵则为之疯狂不已,无数低嘶之声愈发响亮,在天地间汇成快将人耳朵震聋的洪流。
‘嘶嘶’
那对翅膀只扑了两扑,蓝色海洋便如同涌起了巨浪,前后左右,无数蝴蝶、蜜蜂、飞禽等组成的一个个小点伴随左右,飞舞欢歌。
然后越飞越近,直至抵达楚无影身处的密林边缘上空。
无数伴飞的徒子徒孙们遮天蔽日,生生将阳光挡住,下方一片漆黑,仿佛已入了夜。
‘嘶嘶’
“就是现在!”
低嘶噪声也愈发令人心神悸动,哪怕楚无影埋着头完全不敢往上看,也差一点点就沉沦了进去,他果断将舌头咬破,守住心头澄空,然后就在所处之处重回光明的那一刻,施展影身绝技,将遁光压在地面上方数尺,反其道,向对方老巢方向极速狂奔。
唯有此时,才不会有元婴级别古兽搭理自己!
他也不敢去观察那只元婴‘马蜂’,平生第一次安全穿过对方的领地,无比顺利。
“呼!呼!”
一路不管不顾,耳边只有呼啸划空风声和他自己的匀气心跳,脑后的低嘶之声则越来越远
飞过无数绝美的花海,他无心欣赏,直到抵达那座山峰,也就是五阶灵地之前,才停住身形。
果然如他所料,此地除了那些杂色蝴蝶、蜻蜓、蜜蜂,其他高阶存在都跟着主人离开了!
而低阶蝶虫自不可能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长生苔!朱香果!这是龙息花!?”
无数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异草灵花,奇珍妙宝就这么呈现在楚无影眼前,竟真的无‘人’看守,任其采摘。
反正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疯狂冒险,身为抵达此地的第一位人类修士,来都来了,他也不客气,祭出飞剑,风卷残云一般扫掠。
三阶,四阶,一直到储物袋装满了他又将之前收取的低阶物事倒出来,直至抵达峰顶,
“蓝瑚云晶!”
一处散发着木系五阶灵气的蓝色洞穴已近在眼前!
这处浑然天成的洞穴,竟全由四阶极品灵矿蓝瑚云晶造就!
“算了,也不知道那蝴蝶对老巢有没有感应,此洞之内的物事我却不好动,否则引它回来,反而不美。”
楚无影调整好状态,喃喃自语着一闯而入。
“事不宜迟!”
质朴的五阶灵地炙得人直想呻吟,然后就此长眠,将自己的灵与肉,与此地融为一体,永远不再分开。
幸好楚无影心志极坚,取出些亲手炼制的清心丹药塞进嘴里,然后迅速观察了一下洞穴内的布局形制。
也没什么形制,这就是一处天然洞府,极其干净,不过后方好像有些生命存在,但气息微弱,应是一些虫卵之类东西。
他不敢深入探究,直接在洞口边布下数层阵法禁制。
“可惜我炼丹炼器都是半吊子手艺”
这些阵法丹药都是他这些年制备的,由于不精通此道,而且许多材料无法搜集完整,严格来说都不能算完成品,阵法还好些,反正哪怕灵兽智力再高也不懂针对,但许多丹药则因为材料不全或者或者他一个金丹杀手随身丹炉不够好品阶不够高的关系,难免药力不济,甚至蕴含杂质。
“喝!”
他无法寻到人来帮忙试药,不到结婴前的最后一关,有些丹药还不舍得吃,只得冷喝一声,先和肚子里的那些‘伪劣’丹药对抗。
“黑白双影,阴阳太极,行于黑暗光明之间,机在大道变幻之所”
过了些时日,他才将丹药之力淬炼干净,然后果断口占几句,盘膝闭目,一咬牙,背后现出黑白双色云团虚影,引动天地灵气。
‘呼!呼!’
峰顶上空顿时狂风大作,灵气呼啸着往洞内奔涌汇聚,修士结婴的天地异象,出现了!
若齐休在,看到这幕定然又要羡慕得口水快滴下来,直说人比人气死人,楚无影晋阶向来都靠一路莽,每每闯关偏又无比顺遂。
一切确实都顺遂非常,饶是性格孤僻生冷的楚无影也难以抑制住心头狂喜,光如此轻松便闯入化神古兽的五阶老巢一事,就美好得像在做梦一样。
他赶紧再吞颗丹药平复心情,很快,乌黑的劫云逐渐聚拢,内里雷声大作,蕴含着天地之威的电光闪烁不休,而他身边的灵力已形成浓得化不开,有若实质。
不过,这回却有些不同。
一道七彩虹光忽然诡异地从南方出现,转眼之间,便到了峰前近处。
“嘿嘿”
虹光降下,一只银白色的雄狮露出如人类坏笑般的表情,就地蹲坐,“终于,又能捞着个人陪我说话了。”
他识海之中的拟人形态也愈发凝实逼真,只是可惜,自从黑手元婴魂体多年前在里面消融,他自从蛮牛荒原南下后便真的找不着任何一位元婴修士灵魂吸取了,一样只能自言自语。
但他的灵智仍在不断提升,存了那么多典籍,他对人类修士的修为境界,修行途径亦有更深的了解,楚无影这名有望结婴的存在,其实他早就感应到了,故意放之任之而已。
金丹修士的灵魂在他识海之中可存不住。
他这次还特意缩小了躯体,现在只有寻常狮子般大,边好奇地仰头观看人类修士结婴,边吐出舌头哈气,满脸馋像,后面的尾巴也开心地支了起来,左右一扫一扫。
而楚无影毫无察觉。
“敏行啊,我当年送你去你座师跟前学艺,一为你前途计,二为我楚秦能与黑风谷交上些关系,你如今艺业大成,我楚秦也有了四阶地,是打算在此楚恩城中结丹呢?还是依然回黑风谷?”
另一处,齐休边一丝一丝驯化姜炎的业火心炎以及楚红裳不断渡来的念力黑线,边炼制升级本命法宝,其间又断断续续招来楚秦弟子传道解惑,一刻不得闲。
今日正好轮到从黑风谷回来的魏敏行。
“这遭我随行同门很多,时间上恐怕不凑巧,所以我明日就要动身,回转山门了。”
魏敏行一身黑风谷所学,儿时早早离开,那么多年后,他对楚秦门的感情也早淡了,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齐休的回归暗示。
“嗯,也好。”
齐休也没想到当年的外海几小中,被自己挑中送出去的魏敏行结丹机会反而最大,对他不愿回来微微有些失望,也微微有些感叹运势弄人,“你黑风谷乃外道一脉,我本人对外道是没什么意见的,你座师乃元婴前辈,我自然也无甚挑嘴之处。”
面上云淡风轻的客气几句,然后一拂袍袖,便从身后藏经阁深处卷出一本经书,“只是观你心气有些浮躁,结丹之前,多读读这本齐云道门正宗所传,应有些异处。”
“谢掌门。”
魏敏行仍按习惯口称掌门,大大方方收下齐休所赠,然后起身告退。
“还有,顾叹帮我备了一些小礼,你正好带回去与你座师,顺便替我问候一二。”
一个储物袋又从齐休处飞到魏敏行手上。
“是。”魏敏行躬身拱手,倒退离开。
“哎!”
齐休目送他离开,心里一寻计,当年外海几小中,经过这回自己趁传功之余观察,除了不打算回归的魏敏行,就属已完成对灵木盟复仇,心中已无牵挂的陵梁宗萧家之后,萧道蕴结丹机会最高。
幸好陵梁宗道通三代而灭,萧道蕴对助其复仇的楚秦门归属感也很深,倒是不担心她跑掉。
其后便是性格天真烂漫的秦钟琳,随秦长风离开前,齐休便已完成传功了。
他们的大姐大明鹭反而因为年纪大些,责任更重,修行心境倒是都有些被耽误了。
而帕吉馨的帕吉家在离火之乱中损失惨重,战后帕吉馨分出了大多精力打理扶持家族事务,修行不知不觉也逐渐落下。
赵时大约也类似,他那源自赵良德的赵家一直把持着楚秦门的驯兽、驭手等职务,随着楚秦门越来越兴旺,赵家那点人丁基数,修士规模不可能跟得上,赵时面临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许多楚秦内部势力的挑战,不得不因此分心。
反而是最晚筑基,出身初始家族的张临,有后来居上之势。
而对罗家那位已经证明过忠心的罗心武,齐休则有些拿不准,就让他座师顾叹去烦恼吧,别看顾叹多智近妖,纯粹在传功一道上,他自己好像都有些捋不明白呢,难说能给亲传弟子罗心武提供什么帮助。
“禀老祖,明远山已在等。”
奉茶童子莫之问又进来禀报。
“嗯,让他稍待。”齐休笑吟吟地点头命道。
他自然对这位莫剑心的后人钟爱非常,但世间事也难说得好,更好的修行资质和天赋,只是说你比别人起点高一些而已,最后大道如何,还要看后来的努力坚持,甚至玄之又玄的福缘
比如历代百晓生喜欢排的白山兵器谱,那些历年排入前十的筑基修士无不是天赋超绝又战力惊人之辈,但结丹几率其实也不高,很多人甚至沉迷于区区虚名而喜爱抛头露面与人搏杀,白白把大好时光蹉跎了。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其他楚秦小辈们自然也不乏本命灵根资质绝好之人,齐休也尽所能指点,但与莫之问及外海诸子们,亲近之情总归更淡了一层,也仅止于长辈指点而已。
“估计再来十余次,我这里就搞掂了。”
他先放下候着的明远山,回到四阶静室后自然而然地步入红玉屏风之后,在楚红裳面对面的咫尺距离坐下,伸出手。
“我看你这么天天忙里忙外的,心性实在太差,大道上是没指望了。”
楚红裳突然又傲娇起来,爱搭不理地板起脸说:“我懒得等了,这就回齐云,让神通向蔡渊道一声歉,就说不用再办帮你回归齐云之事了,还能省我楚家好多人情。”
“我只是想在离开前为门派再多做一些事。”
齐休知她脾气,笑眯眯解释一句,便缩回手,神识浸入识海,观察快炼制完成的莽古通明枪
现在恐怕不能叫莽古通明枪了,受损的枪尖已经修复,而且比当初更坚固了,枪尖下方有个六面光的青铜骨朵,每一面骨朵又分别穿着一个佛家禅杖上的金属圆环,相互碰撞便丁铃当啷直响。
而被青铜骨朵同时束缚住的黑色念力细丝,已将那道业火心炎拉扯到极近之处,快要形成一个黑红交杂的缨穗了。
枪立起来,黑红枪缨正好覆盖掉那六个金属圆环,看上去就是个带枪影的长枪形制。如若倒转,黑红枪缨又向下遮住枪尖,看上去反倒像一只毛笔样式
“以后便叫伱做六识禅枪吧。”
齐休自己都不知道这不伦不类的本命法宝该叫什么名儿了,于是索性取了个简单点的。
“为何又回头走六识之道?”
楚红裳似乎听见了他心中所想,问道。
齐休笑而不答,老神在在的伸出手。
“哼!”楚红裳将他手握住,“说!”
两人配合已无比默契,一丝念力黑丝被渡进识海,齐休边用心对抗边回答:“心境上,我仓促之间难以提升,虽说大家都说我丹论做得好,结婴那关应比别人容易些,但我仍隐隐感觉仍显不够,而且已无时间找到破解之法。”
修士对晋阶闯关的感觉,自己说没问题不一定没问题,但自己说有问题,那一定是有问题的,齐休这么说,楚红裳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所以你打算”
“是的!”
齐休重重点头,“有句话说得好,技近乎道,既然我无他法可想,只有破釜沉舟,走技业破局之道!我没什么别的本事,唯独当年在描绘六识法纹一道上花过很多功夫,而现在,六感之中我也只完成了五感剥夺,还剩最后一感,意觉!”
“心,意,法?”楚红裳何等人,立刻知齐休之意。
“对!”
“我没听说你寻到了相关纹样”
“有的。我当年遇见过一个,正好合用。”
齐休当然有,正是从全知神宫处观察到的脑纹!
多罗森以炼丹之道结丹,莫剑心以剑筑基,却莫剑心后来正是毁在左右游疑,最后想凭借炼制日月星影四剑结丹却已晚了,如今轮到自己,齐休不再犹豫,哪怕当年尝试描绘那化神级别的脑纹时差点当场殒命,明知这条路凶险非常,但凭技业辅助冲关结婴,难度自非筑基结丹可比,不如此,则必然不足矣窥得天道!
“够吗?”
“还有数十年时间,尽够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齐休目光无比坚定。
“嗯,你想明白了就行。”楚红裳凝望了他一会儿,淡然闭上双目,“念力渡进你识海了吗?”
“当然。”
一回生二回熟,齐休早已经能克制住因为念力黑线进入识海而外露痛苦之相了。
“那就滚吧!”
齐休在楚恩山中忙碌,楚无影那边则已飞快地进入了结婴最关键的一步,自解金丹,引动劫雷。
第一道劫雷在天空中凝聚未发,其声威便已恐怖非常。
老狮子从旁也看得目不转睛,连尾巴都不知不觉停止了动弹。
“咦?”
不过顷刻之间,所有劫云劫雷,天地灵气统统散去,烈日似乎重新挂在了天上,山内山外,又是一片岁月静好模样。
老狮子歪起脑袋,有些看不懂了。
“该死!”
里面的楚无影则眉头紧锁着咒骂,临时中止结婴,立刻就令他受了很严重的本源之伤,但那只是小事,“我祖楚慧心陨落前不过金丹修士她对结婴之道也仅止于模拟与想象!这诡代之法会令我和掌门师兄这类修习该法的修士在结婴关口遇到相当大的麻烦!如若不察,轻率引动劫雷,立时就会身死道消!”
“我必须马上回去,告知掌门师兄此事!”
“掌门师兄修行速度也不比我慢多少,可千万不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