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霧都偵探 ptt-第四百八十一章 導師(下)推薦

霧都偵探
小說推薦霧都偵探雾都侦探
罗密欧思维与梁袭不同,在遇见多重犯罪的罪犯时他有自己的处置方式。比如罪犯杀了四个人。罗密欧会将工作分成四部分,取得每一寸的土地。你否认杀死ab,承认杀死d,行了。我今天就只要这个结果,明天再来争取你承认杀死a。
罗密欧认为审讯是一种侦破手段,他觉得梁袭认为的审讯是一种利益得失考虑。在罗密欧工作生涯中,他就没见到非常聪明,在审讯中将自己利益最大化的罪犯。诚然有部分罪犯想这么做,但是能力不足,露出马脚破绽,被罗密欧步步为营逼入绝境。
罗密欧认为斯科夫承认杀爱芙,他就必须杜撰出一个杀人的理由,绝对不能说是为了灭口,否则就会牵扯出意大利餐厅。如果斯科夫拒绝说明,上了法庭,法官的量刑会很重。以梁袭的利益最大化为准,斯科夫必然要撒谎,罗密欧不认为斯科夫有能力在几个小时内准备好谎言。斯科夫在不知道警方掌握多少信息的情况下撒谎必然出错。
一边的心理医生,凑热闹特警,看热闹的罗伯特等探员,觉得玻璃房外的争论比玻璃房内的审问要精彩的多。罗密欧坚持自己的审讯策略,诱使对方撒谎和露出破绽。梁袭觉得应该直接出王炸。
半小时的争论,半小时的审讯,出来一个很正常又不符合罗密欧与梁袭预期的结果。
斯科夫坚持否认自己谋杀爱芙。显然斯科夫没有那么聪明。别说斯科夫,就算是罗密欧和梁袭短时间内布置谋杀案都有难度。
斯科夫杀人后洗手,他应该知道剔骨刀有指纹,斯科夫的认识是自己家的剔骨刀有自己的指纹很正常。但是斯科夫并不知道,从指纹和掌纹可以得出他握刀的姿势。斯科夫还不知道现代技术已经可以提取重叠指纹,并且确认指纹的先后顺序。一把剔骨刀可以证明斯科夫是最后握刀的人,并且斯科夫持刺姿势握刀。再进一步,技术上可以证明没有其他人用手套等办法握刀。如果还有一個人在斯科夫之后握刀,会导致斯科夫留在剔骨刀上的指纹被部分破坏。
这个结果让两人有些尴尬,为了追回面子。梁袭、罗密欧和朱丽叶先合计了半小时,朱丽叶在一名探员陪同下,再次提审斯科夫。
斯科夫不耐烦,不断说明要见自己的律师。
朱丽叶告知:这里是刀锋,你知道为什么来刀锋吗?因为你涉嫌恐袭,恐份是没有资格要律师的。目前法官正在审核证据,判定你是否涉嫌恐袭。
朱丽叶认为斯科夫和爱芙都是恐份,爱芙进入意大利餐厅是配合三天之后的恐袭。证据很多。证据一:爱芙换工作。证据二:爱芙是唯一没有逃走的餐厅工作人员。证据三:根据笔录,有证人证明爱芙给恐份提供了一些服务,并且有过交谈。证据四:斯科夫和码头一名圣教信徒关系密切,确认此人为圣旗成员。
斯科夫喊冤:“我在码头应迷5要求监视他,自然要和他打好关系。”
朱丽叶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为恐份单独设立监狱吗?”
斯科夫问:“为什么?”
朱丽叶道:“一名恐份被关押在满是终身监禁的重刑监狱中,他能活几天?我个人希望法官判定你为非恐份,这样你我都能知道答案。”
斯科夫挥手:“不不,我们和圣旗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安排爱芙杀韦德,和圣旗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没想到圣旗会在当天袭击意大利餐厅。”
罗密欧抱头,你不能聪明点吗?自己花费了好久和金童再次研究审讯战术,你不能就这么被拿下呀。
朱丽叶按捺心中狂喜,问:“你必须说明你雇主的身份。”
“……”斯科夫沉默。
朱丽叶道:“这里是刀锋,如果法官裁定伱与恐份无关,我们会交接案件。那你只能期盼警方保密工作做的到位,监狱保密工作做的到位。”
斯科夫右手捂住左臂,咬着嘴唇,看着桌面。
罗密欧拿耳麦向朱丽叶说明:“皇家海军陆战队某部成员在左臂有同样的纹身。”
朱丽叶道:“你忠诚你的上司。但你想过没有,你是否忠诚你的战友?你是向国旗宣誓包围祖国,不是向国旗宣誓保卫上司或者某一个人。”
“马尔!”斯科夫抬头看朱丽叶:“马尔上校。报酬五十万英镑。”
朱丽叶:“爱芙是自愿参与?”
“嗯,我和她说了之后,她非常心动。但她有些神经质。”斯科夫道:“今天上午警探作完笔录离开,她变得歇斯底里,说自己太紧张了。”
梁袭疑问:从笔录视频看,爱芙有所隐瞒,但并不紧张。这么能憋吗?
斯科夫道:“她为了应对韦德死后警方审讯,她练习了两天的微表情,天天上网找资料。”
朱丽叶问:“她的帮凶是谁?”
斯科夫回答:“她不知道,她发现口袋里有一张便签,便签让她制造混乱。她用蜡烛点燃了一名人质的衣服。此人惊觉后乱窜撞倒了她,韦德去扶她。她说现场突然很混乱,正值突击队攻入,大家无所适从。她坐在地上抱住脑袋靠向沙发,没注意到韦德生死。不过我想他已经死了,我们拿到了钱,账户开在大洋洲一个小国,写的是我们共同的名字。”
斯科夫:“我们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没想到已经过这么多天,还有警探上门做笔录。唉!做坏事没那么容易,这些天来爱芙精神状况很糟糕,半夜惊醒,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必须开灯入睡。请相信我,我和圣旗没有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
斯科夫提到了一个人物叫马尔上校,马尔上校是何许人?
马尔上校是皇家海军陆战队驻北爱基地的一名军官,在北爱工作10年,多次率部与北爱共和军作战,甚至参与了最终停火签字仪式。17年前,也就是05年北爱投降后,四十岁的马尔退役,成立了马尔公司,主要吸纳英国退伍士兵从事民间武装外包工作。08年,英国针对马尔公司进行调查,同年马尔公司解散。调查原因是认为马尔公司与苏格兰民族派(苏格兰立独派)有密切往来,马尔公司集结一支两百人的苏格兰退伍士兵在中东受训与作战,这支苏格兰营内存在极端民族言论。
马尔并不认识斯科夫,但是马尔的曾经下属名叫耶罗,是斯科夫的直属长官。耶罗在两年前突发疾病死于朴茨茅斯海军基地。
最有趣的是,根据司法记载,08年12月,在检方对马尔提出指控起诉前,马尔与两名好友出海钓鱼遭遇风暴翻船。两名好友依靠救生艇在海洋中漂流六个小时获救,而马尔不知所踪。根据好友描述,基本可以肯定马尔已经命丧大海。
根据内务局的资料,内务局有证据怀疑马尔对被退伍一事心存不满。在北爱投降不到一个月,马尔就接到了退伍和裁撤他们分队番号的决定,为此马尔曾经到伦敦找过几位菌方大佬,并且闹的不欢而散。由于涉及菌方信息,内务局没有进行深入调查。
菲奥娜就此联系了菲尔,菲尔亲自到刀锋。就马尔情况与罗伯特说明,在梁袭使劲超前凑的情况下,梁袭以反恐办公室特别顾问身份参与了小型会议。
菲尔告诉两人,戴维斯委托马尔公司训练八十名士兵,并且鼓励马尔从苏格兰士兵中招募人员。原本情况良好,但是07年时苏格兰民族派赢得苏格兰议会选举。在苏格兰民族派中发生了内讧,最终他们决定以治政和平手段来促成苏格兰的立独。在他们努力下,才有了后来的苏格兰工投。
因此马尔公司就被政客给卖了。
虽然明面上马尔已经死亡,但菲尔内部知道马尔诈死逃脱法律的制裁。马尔和戴维斯一样,从人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又和戴维斯不一样,马尔与英军始终存在着一定联系。
两年多前,朴茨茅斯海军基地发生小规模叛乱,始作俑者是马尔曾经得力下属耶罗,耶罗是斯科夫的直属长官。
梁袭叫停:“从逻辑来说我不理解。耶罗有什么目的,有什么能量能在海军基地中叛乱?”
菲尔思考一会:“我们发现了基地的小团伙,在对他们进行抓捕时,他们部分人持武器进行反抗。因此可以称之为叛乱。”
梁袭追问:“什么团伙?”
菲尔回答:“犯罪团伙。”
罗伯特明显感觉气氛异常,梁袭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频频发问,菲尔对于无关紧要的问题百般搪塞。难道是自己的纬度低于他们?自己无法理解他们关注的问题与案件的关系。
最后还是梁袭让步:“请继续。”
菲尔道:“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我们认为马尔是戴维斯的人,同时他与英国国内菌方少数人员保持联系。如果你们能通过本次案件能挖出马尔,那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在你们挖出马尔之前,我们不会承认马尔还活着。”
自称男人的甘亲
三角的距离是无限趋近于零
梁袭和大家一样,认为戴维斯可能是圣旗的幕后支持者。和大家不同的是梁袭认为戴维斯不是X先生。虽然菲尔遮遮掩掩的说明,但梁袭补上了对戴维斯认知中的一个环节。在梁袭认知中戴维斯到圣旗之间必然还有一个环节,现在答案出来了,这个环节就是马尔。
戴维斯是梁袭能看见,能触碰,能捕捞的海中大鱼。如昆塔所说,在大鱼的下面,在海底的深处还有一只恶魔,这只恶魔就是X先生。昆塔警告梁袭,捞鱼可以,但不要去打恶魔的主意。
有什么办法能让戴维斯和自己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呢?怎么才能挖出戴维斯知道的信息呢?
约翰遗言中说明,在消灭了圣旗之后,凶手自然就浮出水面。反推:凶手并非圣旗,而是和圣旗有直接关系的人。有可能这人就是马尔或者戴维斯。就目前梁袭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两人只是海面上的大鱼,事情比约翰想的还要深得多。
摩多怀疑孤老会,血月,可夫家族等部门构建成了黑暗会。摩多同时说明,这个推测仅限于圈内交谈,因为即使是他也不敢公开做出这样的推测。要消灭黑暗会就必须先证明这一点,要证明这一点必须有证据。
黑暗会是个庞然大物,要消灭他,绝对不是梁袭认为他是他就是。怎样才能在不惊动海底恶魔的情况下,将恶魔从海底拉到水面上来呢?分析已知的四个单位,圣旗基本废了,没有多大价值。孤老会独行侠,人数不算多,影响不算大。血月是个大家伙,但是人员分散,组织严密,非内部高层人员不知道他们有多少骨干。最后是庞然大物可夫家族,可夫家族的很多资料在明面,虽然有真有假,但是人事框架大抵是对的。
十步行 小說
因此最有利的手段就是引爆可夫家族,要引爆必须将可夫家族和圣旗联系在一起。但是以他们的结构来说,可夫家族与圣旗是不会产生纠葛。即使能证明可夫家族与黑暗会有关,那又怎么样?黑暗会并非法律意义上的非法组织。
梁袭不是锤石,他虽然也能整合信息,但是拿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他只是有一个想法,真正实施时却感觉无从下手。是否找锤石商议?当然不行,要锤石做出计划且不说要给多少好处,自己必须将所有信息告知锤石。这就违反了第一规则,只有在不惊动海底恶魔的情况下才能动手。
梁袭自顾思考着,等他回神时,他已经被送回公寓,站在上行的电梯内。努力回忆可以想起自己怎么结束和菲尔的会面,自己怎么离开的刀锋基地。
电梯门打开,梁袭脑海一亮:栽赃。
可夫家族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小安之死,这其中肯定有很多故事。假设血月邀请与小安之死有关,那在拿到全部资料后,自己可以考虑栽赃。将小安之死栽赃给血月?不,不能这么快决定栽赃对象,必须先知道所有信息后再挑选栽赃对象。或许不用栽赃,自己找出的真相也许就能让可夫家族陷入战火。
“你在做什么?”卡琳开门,看着站立在门前,一动不动的梁袭问。
梁袭再次回神:“没事,没事。”
“外面冷,进去吧。”卡琳点点头,将手中的垃圾放在一边,会有专人定时收走。卡琳回来关门,看见坐在沙发中凝视茶几的梁袭,心中疑虑: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他刚才在门口是准备措词和自己摊牌吗?
接下去就没有新意了。卡琳怀疑,梁袭解释,卡琳想明白问题,恼羞转为暴力,将梁袭抓过来盘。梁袭享受身体接触,接着两人依依我我,无聊的浪费生命的大好时光。每天都是同样的过程,每天都不觉得腻。
大 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