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美漫之手術果實 起點-第942章 維多利亞事變 (上)閲讀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美漫之手术果实
“欢迎来到卡西米尔特锦赛现场!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大嘴莫布,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比赛的两位骑士是谁了,那就是有着来自赤盏骑士团,有着卡西米尔的赤色高脚杯的血骑士狄开俄波利斯,由他开始感染者骑士正式加入特锦赛。
另一位,则是昨天和耀骑士苦战惜败的逐魇骑士拓拉,双方都有着无比强大的实力,强大的血骑士与传说中的梦魇究竟会碰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我想大家都应该十分的期待。
没有骑士团所属,没有赞助商赞助,天啊,你们为什么要放过这么一大块馅饼,谁来为他创造一个骑士团的,一定能够赚大钱的。”
“又见面了,梦魇,你还在追寻过去的幻影吗。”
血骑士和梦魇骑士两人没有理会大嘴莫布,在踏上擂台上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就只有对方。
“你昨天的气势呢。”
相比昨天对上耀骑士临光的时候,现在的拓拉气势没有那么盛了,大概是因为血骑士的话,让他的内心陷入了迷茫。
“米诺斯人,在我的同胞鞭笞旧时代的时候,你们的英雄都倒在了可汗的大军之下。”过了好一会,拓拉才开口。
“那你的可汗在那里,你那些引以为傲的同胞如今在又在那里。”血骑士立即打断了拓拉的话语,反问道。
拓拉再次沉默起来。
“你只是一个活在过去的梦魇,一个可怜人罢了。”说道这里,血骑士轻轻叹了口气。
“米诺斯人,感染者,你为什么而战。”
难得的这次拓拉没有愤怒,而是开口询问血骑士的理念,看来对于血骑士的话语,他也听进去了。
“为了生存,虽然他们把我奉为英雄,把我当成榜样,但我的初衷仅仅只是活着。”血骑士说出了感染者心中最大的心愿。
“感染者的英雄?你是为了同胞而战。”拓拉并不是感染者,对于感染者的处境并不是很清楚,虽然事实上那怕他是感染者情况也差不多就是了。
“我们并没有血缘的关系,也没有相同的关系,我们仅仅是患了同一种疾病而已,不过他们的遭遇令我感到悲悯,所以我去拯救他们,为所有人寻觅出路。”
以血骑士的实力,那怕不成为卡西米尔的竞技骑士,也可以活的很好,不过在见到了卡西米尔的感染者的现状之后,以及听到耀骑士的一些传说之后,于是就参加了骑士竞技。
“哈哈,真是可笑,不是同胞却要拯救他们,难道卡西米尔的草原已经被感染者和异国人瓜分了不成,卡西米尔人呢,金色的天马呢。”
逐魇骑士拓拉突然愤怒起来,手中的长刀直接带着一丝煞气斩向了血骑士,作为当年能够击败梦魇可汗的国度,如今却要靠一个异国的米诺斯来拯救,这让他感觉到了侮辱。
当。
火花四溅,两人都身不由己的后退了两步,
不同于昨天血骑士轻易接下了拓拉的攻击,那是因为昨天拓拉刚和耀骑士激战过,体力大幅度的消耗。
真要论起实力来,逐魇骑士虽然不如耀骑士,血骑士,不过这差距也不是太大,纯粹以实力来论,拓拉应该是单字骑士,不过谁让他是独立骑士呢,当然了他对此也不是太在意。
“真是难舍难分的战斗啊,人工石块就好像石块一样被切成了碎片,昨天刚修复的场地,今天恐怕又要再次修复一次了。”
骑士的战斗,对于场地的破坏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为了应对这方面的问题,商业联合会那边专门养了一批土木方面的术师,可以快速的修复场地。
“这就是卡西米尔的商业中心吗,真是热闹啊。”
在中央竞技场进行激烈的战斗的时候,沈飞,博士,阿米娅等一行人正在逛着卡西米尔的商业街,芙蓉看着热闹繁华的商业街非常的兴奋,毕竟身为感染者可是很难有着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商业街的时候。
泰拉各国对待感染者的态度,在这一方面,除了炎国是差不多的,今天能够出来,是提前申请了好几天,才让监正会同意的。
虽然以沈飞在卡西米尔掌握的势力,想要做到这一方面,很容易,不过对此,他也不太好插手,就像原来的情节,罗素阁下对焰尾说的话一样,身份证明的很容易,但是身上的结晶呢。
这可不是制定法律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乌萨斯也就不会那么乱了。
今天的逛街,是用来犒劳从来到卡西米尔就一直在忙碌的医疗干员的,现场除了阿米娅,都是医疗干员,博士可是研究矿石病的专家,自然算是医疗干员了,同样沈飞也是一样。
“严格的说起来,这里只是大骑士领数百个商业中心的一个。”砾在一边笑着解释了一下。
“这里的垃圾食品也太多了吧,这不是爆米花店,就是汉堡包店,这样是不行的,不健康。”短暂的兴奋之后,芙蓉看着街道上的那些商店的招牌,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啊哈哈,是因为这附近有一座竞技场吧。”阿米娅立即找到了原因。
“不错,竞技场是卡西米尔商业圈的核心,所谓的骑士竞技就是这么一回事。”砾说着看了一眼一边街道上的那个大屏幕,上面放着的正是血骑士和逐魇骑士的战斗,此时有不少人正在下面观看呢。
毕竟那高达三百枚金币的入场券,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买的的起的。
“博士,阿米娅,你们可不能去吃那些垃圾食品。”
芙蓉的话,让博士和阿米娅忍不住暗暗皱了下眉头,不过两人都没有让芙蓉看到,不然恐怕又是一番说教了。
貓妃到朕碗裡來 瑤小七
如今在零号地块那边,感染者们已经在流传了,罗德岛里面有两个恶魔一样的医生,这两个医生是谁,自然不用多说了,自然就是芙蓉和嘉维尔了。
以至于有些病人看到这两人,立即掉头就走,不过可惜的是根本逃不过两人的手心,嘉维尔的力量就不用多说了。
就算是芙蓉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她一样是萨卡兹啊,力量不小的,还有夜莺也是一样,在罗德岛可以说找不到比夜莺看起来更柔弱的人了,但是她力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这是临光的玩偶,好可爱。”
“哇,真的好可爱。”
一路闲逛,来到了一家卖手办的商店里面,看到临光的手办,夜莺立即走了过去,芙蓉在看到之后,也随即冲了过去。
“这些难道都是临光的。”阿米娅环顾了商店一圈,发现基本上全部都是临光的各种周边,一脸的难以置信。
“几位客人,是耀骑士的粉丝,那你们可来对了地方,这里是耀骑士周边专卖店,我可以肯定的说在整个卡西米尔没有比这更全的了,顺便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一旦耀骑士打败了风骑士,供应商会精炼源石雕刻纪念品,可以提前预付定金哦,我相信耀骑士一定可以赢。”
今天是特锦赛的半决赛,临光也是有出场的,对手虽然是单字骑士,实力不弱,不过比起拓拉还是有些差距的,众人自然不会担心了。
”盾牌,耀骑士用过盾牌吗,不过这个也是可以有的。”在夜莺询问有没有盾牌方面的手办的时候,店主顿时迷糊起来,不过随后立即发现这也是一个商机。
“你们用的龙门币吗,我算算,零头给你们抹掉,一百三十万。”在一行人分别了临光的手办周边之后,一结账,发现数字有些惊人,尤其是夜莺选择的那个据说镇店之宝的临光的手办,价格占据了八成,不过就算这样,夜莺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下来了。
身为罗德岛的医疗干员,夜莺的薪水可是非常不错的,毕竟罗德岛是一家正规的医疗企业,不是什么黑心工厂,工作人员自然有着相应的薪水了,而且完全不比同类职业的其他公司低。
“手办还真是赚钱啊。”对于手办,模型的赚钱,沈飞可是非常清楚的,他当初也是靠这个赚钱的。
“这是要开始分出胜负了吗?”
此时屏幕上,逐魇骑士拓拉因为血骑士怒吼了一番话之后,突然站立不动起来,不过他是没有行动,但是其身后出现了大量的黑雾,顿时整个竞技场都被黑雾笼罩起来了。
“梦魇,在你梦里的历史中,在那上千年前至今的历史之中,可曾有感染者的丁点生机?自称怯薛的梦魇,你的可汗在哪,让他上前来。”
感染者的历史,就是被迫害的历史,这是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甚至根据某些人物的考证,在有法律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我的家人都死了,我的同族都迷失了。”
说拓拉是最后的怯薛,不是因为他这一族人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而是因为在现在这个时代,只有他是属于纯血,并且在追逐天途,其他人早就忘了什么可汗了,毕竟已经过去了上千年了。
“可汗就在我的刀尖之上,我就是自己的可汗,来。”
随着拓拉的话落,其身后的黑雾突然出现了数十个身影,数十个身穿铠甲,高举旗帜的士兵,这是一支军队。
“这就是你心中的执念吗?”
同一句话在两个人的口中响起,一个自然是血骑士了,另一个则是耀骑士,临光的战斗此时已经结束了,自然胜利者就是她了。
风骑士,从他的称号,就可以知道这位擅长的是速度,但是无奈临光可是库兰塔啊。
“长旗飘扬,号角声响,一支军队,一个民族,一段历史,这就是你放弃现在,像个疯子一样执意寻死的理由吗,你缺乏直面命运的勇气。”
亲眼看到怯薛的军队,那怕只是幻影,也让血骑士十分的感慨,说话间,血骑士挥舞着手中的巨斧冲向了黑雾。
当当当。
激烈的交战之声,在黑雾中响起,随后血骑士退出了黑雾,此时只见血骑士身上的血红色铠甲多处破破损,红色的血迹顺着伤口流出来,一时间根本分不清那是铠甲的颜色,还是血液的颜色。
那怕是血骑士,面对如此多的对手,也不可能完全防御住,那些人虽然是幻影,但也是实体,能够伤到对手的。
“倒下吧。”随着拓拉的向前,其身后的幻影也一同动作,此时此刻,就好像有一支军队冲锋一样。
“你伤到了我,但我的血也沾染到了你的武器。”
面对拓拉的攻击,血骑士手中的血红色的巨斧突然变的更加血红,同时场中也多了很多血红色的线条,那是之前血骑士受伤洒落的血液。
轰。
随着一记弥漫了差不过整个擂台的血红色斩击,整个擂台一瞬间被摧毁大半,拓拉身后的那些黑雾,幻影,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拓拉依旧稳稳的站立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逐魇骑士还站着,难道他挡住了刚才的那一击吗。”大嘴莫布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大叫起来。
“比赛结束了,他已经晕迷过去了。”
在血骑士话落之后,立即有裁判小心翼翼的靠近拓拉,在确认他的昏迷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一边的医疗人员,立即过来,把拓拉抬了下去。
“血骑士,血骑士。”
随着血骑士的获胜,比赛现场还有赛场之外,响起了恢弘的声音,全部都是在叫着血骑士的名字, 这些人只有少数是普通人,剩下的都是感染者。
大嘴莫布,那边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在看了发言人一眼之后,于是立即闭上了嘴巴。
“这就是感染者英雄,血骑士,耀骑士你打算应对这个和你重叠的形象呢。”站在耀骑士身边的烛骑士,低声开口说道。
“我很高兴,这个世界并不是我们在孤军奋战,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依旧有与我们同样理想的人在奋斗着。”
“我只是想要带走我一些同胞,没有问题吧。”零号地块,托兰直接找到了沈飞。
“当然没有问题,不过要说同胞,我这边也是有的,不要忘了博卓卡斯替可是就在切城啊,现在切城已经有不少萨卡兹定居了,我绝对他们在那里生活更好,而且他的身体情况只有在罗德岛才能得到更好的救治。”
对于萨卡兹,沈飞这边本来是没有什么想法的,不过谁让阿米娅是萨卡兹的魔王呢,维多利亚事件马上就要开始了,作为萨卡兹的魔王,身边没有萨卡兹追随怎么行。
特雷西斯那边可是有着不少诸王庭的人的,所幸现在阿米娅的身边也不是没有人站台了,那就是爱国者,博卓卡斯替。
当年如果他没有离开卡兹戴尔的话,说不定会开拓一个新的王庭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