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劍仙在此 txt-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永恆之火讀書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庚金神朝。
首都星之上,永恒之火透过圣殿,熊熊燃烧,照亮了大片的宇宙。
作为炼金道的圣地,炼金始祖开辟的武道皇朝,庚金神朝和博士道求知学院不同,是真正具备战力的强大势力。
还有不同的是,庚金女皇凌晨可不会如秦主祭那般仁慈心软。
她早就化身复仇之魂,以铁血手段将整个帝国整合了起来,实现了绝对的皇帝集权,所有事情皆由身为女皇的她一言而决。
整个神朝已经为了战争准备良久。
所有的战争潜力都被发掘了出来。
咚咚咚。
战鼓声响起。
炼金大军已经聚集。
在整个星系之中,布置了无数的炼金陷阱。
早在一年之前,以庚金神朝首都星为中心,方圆数十个星路、星区已经彻底成为了境地,埋下了无数的地雷,连许多资源星都被彻底改造,一旦敌军靠近,便可以瞬间引爆,引发的连锁反应,就连帝者、星尊都可以埋葬!
“想要征服庚金神朝,就拿命来换。”
凌晨早就对外放话。
而如今庚金神朝军队的指挥权,则归凌迟和凌午兄弟。
两人曾经是凌晨的兄长,虽然后来身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但毕竟如今已经齐齐汇聚在了洪荒宇宙,在东道真洲统领过军队的他们,有着丰富的战争经验,再加上凌晨的权利栽培,如今已经是庚金神朝的军中柱梁。
凌君玄、凌太虚亦在服役之列。
一门一皇四帅。
唯有秦夫人没有参与军事。
她每日做的事情,就是尽量陪一陪凌晨。
想尽办法来逗凌晨开心。
自从那场婚礼之后,她的心门好像已经关闭。
一头白发,神情如冰。
好像是换了个人。
也就在面对秦夫人的时候,偶尔有一些柔和之色。
其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冷静严酷而又铁血。
凌晨的状态让一家人都很担心。
但很显然,除了那个男人之外,已经没有人可以彻底打开那扇冰峰的心门了。
凌晨已经彻底变了。
成为了一个冷酷铁血的女皇。
她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
因为在庚金神朝内外,已经没有人可以正面承受其目光的逼视。
曾经有一位帝境强者,自持修为,桀骜不驯,在某次阅兵仪式上当面出言顶撞挑衅凌晨,结果被女皇只是瞪了一眼,就被永恒的火焰燃烧了身躯,惨叫了三天三夜之后,才化作飞灰消散。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质疑至高无上的女皇。
在这种高压手段之下,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内,凌晨就将这种强硬的个人气质,成功地注入到了整个庚金神朝之中。
如果说之前的庚金神朝,还是一个路线松散的炼金师世俗政权的话,如今已经彻底变成了凶狠强势的极端军事政权。
在战争爆发之前,庚金神朝炼金大军数量约有三亿。
其中精锐兵团数量约有九千万。
这九千万精锐,以圣体道和炼金道修士为主,都是星君级以上修为,配合娴熟,忠诚度极高,随时愿意为了伟大的女皇而死,具备相当可怖的战斗力。
这也是庚金神朝对抗帝国军围剿的信心所在。
此外,早在一年之前,庚金神朝周遭数十个星系、星区之内的大型人族势力,比如宗门、王朝之类的存在,也被凌晨以铁血手段征服,全部都收为己用。
唯一的列外是天狼王朝的新王胖虎。
他带着国内的精锐部队,连同黄金蜥蜴王等人,主动来投,也都聚集于此。
如此算下来,庚金神朝的总兵力达到了十亿之巨,远超博士道。
单以数量而论,与北辰军团亦不遑多让。
可惜因为派系极多,时间不够凌晨深度整合,所以良莠不齐,因此战力远远不如。
但对于一心复仇的凌晨来说,一切都不重要。
她甚至都没有奢望过,自己真的可以凭借这支军队击败荒古族。
她只是想要让这个鸠占鹊巢的邪恶种族知道,杀了她的丈夫,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如果毁灭这个宇宙可以为林北辰复仇的话,那凌晨会毫不犹豫地连同自己一起将洪荒宇宙毁灭一千一万次。
而这一战,她准备已久。
除了全力配合韩不负的战略之外,她要狠狠地在荒古族的身上,啃下来几块带血的肉,让他们知道疼痛和流血是什么滋味。
很快。
战争爆发。
在外围诸大星区之间,帝国军引燃了战火。
但进展明显不如帝国军参谋部的预期。
哪怕是以推土战术不断地碾压式前进,帝国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因为这片星空之中,处处都布满了炼金陷阱。
一旦触发,引发的连锁反应,足以让方圆数千万里之内,直接化作死亡领域。
“这个疯女人……疯子。”
在亲眼看到心腹爱将‘炎火帝’带着麾下的炎焱军,因为触发了一座大型的炼金陷阱,连同这片星区数十颗星球一起爆炸,化作尘埃之后,右翼军统帅索土铎发出了这样的惊呼。
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庚金女皇同归于尽的狠辣拒绝。
“这样仇视圣族的疯子,必修铲除。”
一品狂妃 小說
索土铎瞬间就做出了决断。
他决定将庚金神朝,连同这片宇宙之中的所有星体都全部抹去,全部的生灵一个不留,斩尽杀绝,让其他各大星系和种族,也都知道对抗荒古族的下场。
很快,四位星尊级的强者很快就被委派去‘排雷’。
炼金师的手段令人头疼。
但面对绝对的实力,也不过是小道。
索土铎坚信这一点。
谁知道很快就被打脸。
派出去的四大星尊,在星核连环爆炸之中陨落了两尊,剩下的两尊托着半残的身躯,拼命回到了总营之中……
第一副帅索土铎的脸,几乎被打肿了。
这还不算,关键是不知道为什么,两大星尊的尸体还未拖回来,最高统帅李少非的训斥令立刻就来了。
训令中的措辞,将这位第一副帅直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丝毫不留情面,骂的身为近始祖级强者的索土铎脑门上的青筋几乎都爆了!
最终索土铎决定亲自出手。
他一人一刀,杀入了星河之中。
阶段的法身展现。
此时的索土铎化作洪荒巨人,徒手可以捏爆星球的量级。
他挥刀斩出。
刀芒劈开了宇宙。
庚金神朝花费巨大财力物力布置的诸多炼金陷阱,被他以暴力直接破坏。
沿途的一颗颗星球,全部都索土铎被打爆打碎。
毁灭的恒星最后的余光,照亮了星河。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颤抖哭泣吧。”
索土铎身躯庞大无匹,随手一爪,一颗岩土星球被他主宰手中,略微祭炼之后,化作巨型火球扔出去。
轰隆隆。
星河破碎。
隐匿在虚空更深处的炼金陷阱被触发。
恐怖的爆炸引起了连锁反应,又有数十颗星球化作了尘埃。
这就是近始祖级的力量。
一念之间,炼化星辰。
远处。
数道流光闪烁,疯狂地朝着星空深处逃窜。
是暗中操控陷阱的炼金师。
“卑微的虫子。”
索土铎眼中闪烁着寒意,迈步追上去。
巨大的法身,让他数步之间,就可以跨越星河。
前方的流光,拼命逃窜,但却无法摆脱追杀。
沈升
“死。”
索土铎法身巨手抓出。
虚空宛如漩涡扭转,沛然莫御的吸摄之力瞬间爆发,将那几道流光直接凌空吸住,倒摄回来。
轰。
这几名炼金师直接被捏爆。
金属粉末纷飞。
“嗯?”
索土铎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以他的修为目力,竟是没有看出来,这几道流光竟然是炼金傀儡假人。
然后他猛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算计了?
有人用炼金傀儡假人引诱自己来此地。
有埋伏?
索土铎不屑地轻哼一声,目光四处打量。
这时,一点星星之火,在正前方微微闪烁。
火丝勾勒出曼妙的弧线。
身穿赤红色嫁妆一般的甲胄,雪白长发的凌晨,缓缓地从虚空火焰之中走出来,犹如亘古存在的女神一般,散发出惊人的美丽,以及滔天的仇恨怒焰。
“呵呵呵,可怜的寡妇。”
索土铎冰冷残酷的声音回荡在星河之中:“你以为你可以违抗圣族的意志吗?今天,就让你和你的神朝,一起化作星河尘埃中的孤魂野鬼。”
他并不犹豫,直接出手。
凌晨双眸之中,有火焰流溢。
她的头顶,悬浮出一尊黄金火炉。
炼金道祖器【永恒之炉】。
轰隆隆。
火焰燃烧的声音,突然镇压了其他一切的声音,仿佛整个洪荒宇宙,化作了一片永恒的火场一样。
剧烈钻心的疼痛,瞬间弥漫了索土铎的全身。
疼痛。
这种对于索土铎来说,已经有数万年不曾体会过的感觉,宛如潮水一般地弥漫了他的身躯,吞噬着他的理智。
视线之中,已经失去了凌晨的身影。
索土铎看到,自己的法身如蜡一般快速融化。
“怎么会这样?”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疯子女皇,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可以娴熟地掌控炼金始祖的祖器。
永恒之炉中的烈焰,可以杀伤始祖。
对于他这种近始祖级来说,是致命的威胁。
想要转身逃离,已经来不及。
很显然这是一次精心设计的伏击,不会给索土铎任何的逃走的机会,精心布置的炼金陷阱和强大的天阵,早就不知不觉中封锁禁锢了这片星空,避免一切的气息外泄。
最终,这位帝国军第一副帅葬身永恒之火。
凌晨手握永恒之炉,再度将漫天火焰收入茶杯大小的炉子之中。
在炼化了一尊近始祖的精华之后,永恒之炉显得更加光灿夺目,其中蕴含的力量更强了。
“第一滴血。”
凌晨面无表情,绝美的鹅蛋脸在银色长发的衬托之下,显得越发清冷淡漠,美丽眸子中的仇恨之火,并未因为索土铎的死而有任何的稀释。
她的最终目的,是弑祖。
哪怕是此战过后永恒败亡,但一定要斩掉荒古族的一位始祖,这样才算是报仇。
看着已经彻底化作虚无的星空,凌晨转身离去。
身形摇曳,如一抹火光,消失在了漆黑的星空中。
片刻后。
一道身影出现在战场的上空。
嗤。
犹如吸水般的声响传来。
一种存在于这片星空之中的奇异能量被抽走。
至此,帝国军第一副帅、近始祖级强者索土铎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气息,也随之彻彻底底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