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十二城池 醉塵心-第七十八章 人質展示

十二城池
小說推薦十二城池十二城池
群峰小区的门口已经被警车包围,李警官派人调取了嫌疑犯逃跑路线的监控,最后的落脚点一览无余。
他还在讥讽疑犯连一点反侦察意识都没有,竟然跑进了小区内,这下简直成了瓮中捉鳖,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可马局脸上没有一点喜悦之情,他觉得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像警方所想,疑犯携带炸药毫无顾虑的在金三角引爆,那么家中一定也存放着大量火药,强攻的话也许会波及到小区内的人群。
防暴队也已经就位,每个人都全副武装,严阵以待,这可把小区的门卫大爷给吓坏了,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到底是啥子情况?小区内进恐怖份子了?
李警官前去交涉,亮出警官证并且拿出视频让门卫大爷观看,询问疑犯是否是这个小区内的住户。
“啊?!是这个孩子啊?已经几个月都不见他了,今天才刚回来,怎么?出什么事了?”门卫大爷看到视频中的方辰硕有些惊讶,虽然平时没怎么说过话,但这个孩子还是比较有礼貌的,家里只有他们兄弟二人,平时也没见和其他人有过来往。
“我们现在怀疑他和一起恐怖袭击案有关,他住在几号楼?”
“恐怖……恐怖袭击?我的个老天爷啊。”门卫大爷听后吓的一哆嗦,赶快翻找着出入记录,“他刚刚确实回到了小区,背上扛着一个人,怀里还抱着一个。”
“那确实就是他了。”
護花狀元在現代
“找到了,A栋一楼。”
得到住址的李警官迅速归队,向马局汇报情况。
“派防暴队进入小区待命,特警把守A栋的楼道,观察疑犯的动作,还有立马和本小区物业取得联系,撤离A栋和附近所有的居民。”
“是!”
群峰小区的大门全面敞开,所有警力按照部署开始行动。
而房间内的三人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发展是如此迅速。
方辰硕小心翼翼的帮顾尔悦包扎着受伤的地方,她的左肩似乎被玻璃的锋利面割伤,方辰硕看着伤口很是懊悔,肯定会留下伤疤,因为自己的失误她再也不能穿露肩装了。
沙发上的徐海心已经凉到了脚底,大哥,我的伤是不是看起来更重一点?是不是因为我及时阻挡,你的顾尔悦才没有受到大范围波及?现在功臣却被晾到一旁,重色轻友这个词在方辰硕身上提现的淋漓尽致。
“辰硕,接下来要怎么办?我们应该会被警方盯上吧,如果顾尔悦继续跟着我们,也会被视为同伙吧。”徐海生气归生气,但这件事必须认真对待。
“不清楚,我现在的脑子里很乱,我甚至有点……”方辰硕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起来很焦躁。
“有点分不清现实?”
“对,就是这种感觉,在‘城池’的时候,那里的前辈们都强的如同怪物,我一直以来都算是垫底的存在,通过努力训练不断的变强,和那群神裔相处,也必须把自己活的像神,‘城池’的节奏很快,每天醒来接触的人和事都完全颠覆着我对世界的理解,不知不觉间,似乎适应了那里的环境,适应了那群人,好像对我来说,那里的生活更适合我,当我莫名其妙被卷进萨格派斗争中时,我才意识到,生命有多么的渺小,弱者是多么可悲,我确切的感受到了伤口的疼痛,死亡的威胁和杜尔迦的强大,我亲眼见证了一个帮派的覆灭,也目睹了一位真正的神是怎样陨落的。”
“潜移默化间,我的心态被改变,我认为那里才是世界原本的样子,它不是梦境,不是穿越,也不是什么虚幻世界,而是我买张飞机票,十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的地方,是我拿出手机,随时可以联系上那边的任何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现在回到了原本的家,回到了普通的生活中才发现,这里也是真正的世界,玻璃会碎,铁棍打在身上会痛,所有的秩序和法律都在,改变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我。”说话时,方辰硕的瞳中略带失意,对他来说这几个月所经历的事令他原有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一时间无法走出这个旋涡,他的内心此时一定乱成了一锅粥吧。
“我又何尝不是呢?”徐海听后垂下了头,有些不甘,有些欣慰。
“我们是同一批进入‘城池’的,抱着同样的心态,怀着同样的心情,每天都几乎生活在一起,日子虽然辛苦,但至少有你和桐炅陪着我,你知道的辰硕,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朋友,但我很欣慰遇见了你。”
说着徐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就像一股能量团的核心,把我们的心都聚在了一起,出了什么事你都会拼上性命,幻战考试、刚去斑奴城时的训练风波、还有后来在‘虎区’的战斗,每次都是因为你,事情才会化险为夷,明明我们是一起来的,但你进步的速度让我们叹为观止,真是不甘心,但你已经成了我们心中重要的存在,所以,辰硕,不要迷茫,向前看,你的能力远远大过所有人的想象,如果连你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那么我们又该何去何从?”徐海生平第一次吐露了自己的心声,方辰硕迷茫之际,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但只有一点他可以确信,辰硕绝不会被这种事情困扰太久,他无疑是强大的,可靠的。
回过神,他注意到了方辰硕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徐海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
许久后,才得到了方辰硕的一句简单回应。
“谢谢你,胖子。”
“你们两个……是在搞对象吗?”顾尔悦的一句话,让两人都涨红了脸。
“尔悦……”辰硕回头看向她,欲言又止。
“不用解释了,你们所讲述的事我根本听不懂,什么‘城池’,什么神裔,好像神话故事,我不知道你离开学校的这几个月里经历了什么,以后可以再讲给我听,但从你朋友的话里我可以听得出你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辰硕,你真的成熟了不少,我相信你。”顾尔悦给予了他绝对的肯定。
“谢谢。”方辰硕机械性的回答,是啊,他现在已经不同于常人了,也拥有了超越常识的力量,这股力量并不是用来让他迷茫的,而是要让他做更多的事,那些以前无法完成的事,徐海既然已经把自己当做了核心,有什么理由让他失望呢?哪有时间允许他迷惘呢?
“古代大哥告诉了我关于十二干将的事情,于是就跟着他去到了‘城池’,然后就回来了,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我还是我,‘城池’还是‘城池’,只是我人生中多了一个叫‘城池’的地方。”方辰硕这样说到,“抱歉,我不应该迷茫的,也谢谢你们的肯定。”
“没关系,我相信你。”徐海站起身走到方辰硕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出来投降,我会给你们几分钟的时间考虑清楚,希望你们合作,争取宽大处理。”窗外的喇叭开着刺耳的扬声器已经开始喊话。
“呃……辰硕。”徐海悄悄走到窗边,从缝隙向外望去,直见警方的人已经站满了整个小区,特警、防暴队、拆弹专家,他又看向对面的楼栋,狙击手也已经就位,并且小区内看不到其他住户的迹象,看来已经提前被撤离了,现在他们已经视方辰硕为极度危险的人物,情况简直糟透了。
“该怎么办?”顾尔悦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说话时有些吞吐,可心底却有些激动,真的像电影情节里一样刺激。
“你们相信我吗?”方辰硕低声问到。
“相信。”
“相信!”
“那好。”他站起身,拥抱着两人,“接下来,听我的。”
花间云梦
猫系女友
此时拿着话筒的马局长见屋内没有任何动静,使用对讲机问到狙击手。
娇妾 糖蜜豆儿
“可以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吗?”
“不行,窗帘挡住了部分视线,只能确定疑犯的大概位置。”
马局长听后皱起了眉,继续喊话:“还剩下三分钟,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话音刚落,房门被打开……警方瞬间提高了警惕,四面八方的枪举起,方辰硕的头上布满了红外射线。
他躲在顾尔悦的后面,拿着锋利的水果刀指向她的喉间,另一边单手拽着满身血洞的徐海拖了出来,这一情景让李警官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什么情况?这个胖子不是他的同伙吗?怎么现在成了这般模样。
“不要试图击毙我,我相信你们也看过视频了,我的身体素质和一般人不一样,你们打死我的那一刻,我也可以杀掉这个女人。”方辰硕竭力的冲警方喊道。
“不要再做无畏的抵抗了!”马局示意警方放下枪,“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们尽可能的帮助你,不要伤害别人。”
这时一名警官从小区外跑了进来,拿着一叠资料递给了马局长。
“马局,经过调查,疑犯名为方辰硕,从法国乘坐飞机回到了这里,然后就去了金三角酒店,并且视频中被疑犯掳走的女孩名叫顾尔悦,是本地人,和疑犯是同学关系,也就是眼前的这名人质。”
“同学关系?”敏锐的马局似乎嗅到了一丝陷阱的味道。
“你们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要杀掉这个女人!”方辰硕察觉到了警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顾尔悦的关系,担心会看穿自己的计划。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都这样对我?!你说啊!”方辰硕狠狠的掐着顾尔悦的脖子,利刃几乎割破她的皮肤,他如同失控的野兽,继续在尔悦的耳旁大声喊道:“你为什么不跟着我?为什么不喜欢我?我为你做了那么多!”
尔悦被这股力道掐的无法呼吸,几乎哭了出来,方辰硕见状,心里掠过了一丝心痛,手上的力道也减轻了许多,可依旧露出狰狞的面容继续大喊:“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不爱我,那我就把所有人都杀掉!”
“马局,看样子疑犯是为爱发狂,因为得不到想要的爱,从国外回来后实施的报复行为。”李警官讲出了自己的见解。
“事情的前因后果查清楚了吗?参与殴斗的其他人是怎么说的?录过口供了吗?”
“还没,其他参与者还没有恢复意识,都处于昏迷状态,在医院接受治疗。”
马局顿了顿,拿起了扬声器:“小伙子,你还年轻,不要因为懵懂之情犯糊涂啊,世界上还有很多选择!”
“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要把她身边的人全部都杀光,我要让她感受到我的痛苦!你们的领导是谁?我要和领导谈话!”
“我是本地的公安局局长,马瑞丰,你有什么诉求可以直接告诉我!”
“快救救我啊!他是个疯子!”在地上满身是血的徐海突然大叫!
“闭嘴!该死的东西!”方辰硕一脚跺在了徐海的头部。
“不要再继续施暴了!你为什么要伤害你的同伙?”
你們練武我種田
“同伙?!这家伙也能算得上是同伙?!他只是我在国外认识的一个废物罢了,被我拉来当垫背的!可怜的家伙,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就被我骗了过来。”
“呵。”马局听后发出了一阵冷笑,自言自语到,“原来如此。”
嘴角扬起的弧度好似胜券在握。
“我们交换人质如何?你放过那个女孩,我来做你的人质,这样你逃离的可能性会更大!”
上钩了,方辰硕心中这样想到,但他没有即可回答,而是假装思考了许久。
“可以!你把枪扔掉,一个人走过来!”
“马局,让我去吧。”李警官急切的阻拦。
“不用。”马瑞丰扔掉了腰间的配枪,举起双手示意手中没有武器,朝方辰硕走了过去。
“走快点!老东西!”方辰硕极力的表现出暴徒的样子,手中的刀闪着寒光。
当两人的距离够近时,他一把推出了顾尔悦,把马瑞丰挟持在了怀里,刀尖指向他的喉咙。
“老实点!让你的人都放下枪!”
“小伙子,我现在可是你的人质,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那你也插翅难逃,所以,谈谈吧?”马局格外镇定,面对如此危险的情况却波澜不惊。
“马局,是条汉子。”方辰硕感受到了马局长极为强大的心理素质,心中不由的敬佩。
“被你这么夸总感觉怪怪的。”
“疑犯行动了,是否击毙。”狙击手在对讲机中寻求指令。
“不要轻举妄动,现在把马局长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李警官说到。
方辰硕扯拽着马局走进了楼道,特警队也一路跟随上到了六楼的天台,方辰硕两人朝着边缘靠去。
他看了看和另一栋楼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二三十米左右,又看了看远方的逃跑路线,心中有了新的计划。
“马局长,抓好我。”方辰硕体内的元气聚集,逆流灌注双腿,瞳孔一瞬间收缩成了针状,瞳仁过渡为了金黄色,双臂双腿肌肉膨胀几乎撑破衣物。
半兽化。
他一把抓住马局长的领子,甩到了自己的后背,一股使众人无法理解的力量爆发,两人向二三十米开外的另一栋楼顶冲去!而马瑞丰也被这疯狂的举动吓的一激灵,双手死死抓住方辰硕一刻也不敢松懈。
在空中的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救命啊?!!”